主页 > www.503666.com >
16特大爆炸案
发布日期:2019-09-11 16:25   来源:未知   阅读:

  2001年3月9日,靳如超在云南马关县岩峰洞村杀死韦志花。3月10日,云南马关县公安局给石家庄发了一份协查通知,上写勒如朝,在马关县有沙人犯罪嫌疑。对于一个杀人嫌疑人,不知何故,让外地帮助协查,竟把姓名错了两个字,可见我们公安部门的粗疏。再说,既然是缉侦杀人犯,协查通知不能及时回应,又知杀人嫌疑人与石家庄有关,那就应该再通知或派人到石家庄亲自缉侦。石家庄方面,对于判刑10年两次收监的靳如超,加之出狱后劣迹斑斑,应不间断地在监控视野之内。即使云南马关县公安局协查通知姓名错两个字,也应从勒如朝三个字中认出靳如超。再者,对于一个杀人嫌疑人协查的同志,既然发到石家庄,那就理应回应核对,把事情搞清。正是由于马关县和石家庄有关公安部门的粗疏,使靳如超得到了犯罪的时间和条件,这是应该

  深刻记取的沉痛教训。另外,靳如超从马路边上领回个女子同居,没有人过问和排查。靳如超用来炸楼的半吨11吨炸药,搬了三四次家,最后堆放在棉三19号楼处,就在居民的眼皮底下,竟没人发现。炸药经过几次倒车运输,谎称鸡饲料竟没有引起怀疑和质问,乖乖地帮其搬到爆炸点,岂不荒唐。从这些事例,我们清楚地看到了社区治安和监控的漏洞,也进一步认识到社区群防群治的极端重要性。

  原《石家庄日报》评论部主任祁瑜:据警方调查,靳如超早在上个世纪的八十年代末、九十年代初于监狱服刑期间,就计划要对那些被他怀疑的“仇人”――包括他的邻居、前妻、继母等进行报复。而上述发生爆炸的5处现场,也正是这些所谓的“仇人”所居住的地方。所以说,石家庄特大爆炸案看似是一起偶发与突发性案件,但对靳如超来说,又是蓄谋已久的:靳如超早些年在自家阳台上试做炸药发生小爆炸,竟没有引起左邻右舍的高度警觉与关注;他曾公开扬言要炸死有仇的邻居,竟没有引起邻居的惊恐和不安;他在近9年的牢狱生活中写下两大本暴露阴暗心理和野蛮行凶计划的日记,竟没有被人发现;他从石家庄跑到韦志花云南马关县岩峰洞村家中折腾了20多天,竟没引起韦家和村人对他的防范;他杀死韦志花后竟一路顺风辗转天津、保定窜回石家庄;他为了实现罪恶的爆炸计划,竟能顺利地买到大量炸药和雷管;他买到炸药后一次次地倒乘出租车和三轮车、一次次地倒换炸药的存放地点,除一位车主嫌钱少给他甩货外,竟没引起人们一丁点儿怀疑和盘查;他在实施爆炸的40多分钟时间里,竟能像坐专车似地换乘三次出租车而没有被发现任何破绽。

  这一路绿灯,这一连串的“竟没”和“竟能”,不就好似这起惊天大爆炸偶发事件的必然性因素吗?试想,假若在他杀人和爆炸过程中遇到一个关口或碰上一道红灯,那他就可能杀不了人炸不成楼。从上个世纪七十年代末废弃“以阶级斗争为纲”之后,人们摆脱精神羁绊,思想冲破了牢笼,我国出现了前所未有的团结祥和与升腾景象。但一定范围的阶级斗争,敌情观念,防范意识,反恐意识,是不能随着“以阶级斗争为纲”的废弃而置诸脑后的。

  新华网石家庄2001年11月8日电 石家庄2600名国业下岗职工组成社区治安巡防队:11月2日,一支由2600名国企下岗职工组成的社区治安巡防队在石家庄市正式成立,他们将成为维持社会治安的一支重要力量。这是石家庄市最近构筑社会稳定基石、强化社会治安综合治理的18项举措之一。

  打防结合、预防为主,加强社会治安首先从基层抓起。针对社会治安综合治理中存在的问题,石家庄市于今年10月份制定了关于加强社会综合治理的18条意见,在全市布置实施。这18条在人、财、物的投入上在该市是前所未有的,其中一些做法在国内走在了前列。这18条的主要内容是:加强以党支部为核心的社区居委会建设,居委会不再搞创收,集中精力做好社区管理服务和社会治安综合治理工作;强力抓好科技创安达标活动,到明年6月底,各级党政机关单位和实行物业管理的生活小区,基本实现社会治安技术防范达标,新建居民小区和住宅,凡是技术防范不达标的,一律不准批准启用;建立健全社会治安综合治理经费保障机制,组建一支由2600名国有企业下岗职工组成的社区治安巡防队,经集中培训合格后,佩带标志统一着装上岗;加快建设正规化的职业保安队伍,市内各区建立保安分公司,于明年6月底前完成对非法自建、私建的保安组织的清理整顿;在公安机关的直接领导和管理下,治安巡防队将与专项治安联防队、职业保安公司和社区志愿者四支队伍形成一个群防群治网络,在社会治安综合治理中发挥重要作用。石家庄市委书记吴振华告诉记者,制定这18条,就是为进一步把严打同严防、严管、严治结合起来,强化措施、堵塞漏洞、弥补不足,完善社会治安防控体系,建立打、防、控、管一体化的治安工作新机制,为维护社会政治稳定、保障改革开放和现代化建设的顺利进行提供强有力的保障。

  靳如超的辩护律师邹强伦:这是一起震惊全国的爆炸案。我们应该通过这一案件的审判,得到一个启示,应该引起反思,应该给人们一个警醒。当前,社会治安事关人心向背,只有每一个人都充分认识社会治安综合治理是一项长期的系统工程,是整个社会责任,才能避免类似事件的发生。www.3335544.com。我们不能把靳如超的犯罪简单地看成是社会个体单个原因的表面现象,而要通过这一现象分析形成其犯罪的复杂实质。试想,如果他的周围环境能够及时排解他的心理障碍,如果在靳如超购买炸药的地方平时对爆炸物这种严重威胁人民群众生命安全的危险物品严加管理,“3·16”特大爆炸案的悲剧就不会出现。因此,我为靳如超辩护,其目的就在于给全社会一个警示。

  主持人:我国对于爆炸物品实行的是严格的许可证制度。《中华人民共和国民用爆炸物品管理条例》规定,生产爆炸物品,必须有《爆炸物品安全生产许可证》;储存,必须有《爆炸物品储存许可证》;运输,必须有《爆炸物品运输证》;销售,必须有《爆炸物品销售许可证》;购买,必须有《爆炸物品购买证》;使用,必须有《爆破员作业证》。对不按规定,非法制造、买卖、运输、储存爆炸物品的,按《刑法》第125条规定,则处3年以上有期徒刑、无期徒刑或者死刑。有关部门在实施这个许可证制度的时候,还有一些具体规定。譬如个人要购买爆炸物品,必须事先写出申请,表明用途,由公安机关审批,发给购买许可证,一个购买许可证只允许购买不超过1公斤。

  对爆炸物品既有如此严格而具体的许可证制度,靳如超为什么还能那样轻易地购买、运输和使用,乃至于在千里逃亡时仍能携带炸药和雷管?为什么各地的爆炸案时有发生?显然,爆炸物品的管理是严重的失控了,致使有关条例形同虚设。那么,炸药在市场自由买卖,为社会制造了不安定的因素,爆炸物管理部门也难辞其咎。石家庄3·16特大爆炸案,给爆炸物品的监督管理敲响了警钟!

  4月17日,石家庄市中级人民法院公开审理“3·16”特大案的法庭上,获知靳如超是去年在《燕赵都市报》上看到了鹿泉市有人非法制造、买卖炸药受处罚的消息后,得知那里能买到炸药。后来,他找到了王玉顺、郝凤琴,并与二人先后两次做了爆炸实验,以确保炸药不是假的,威力够大。王、郝二人根据买主靳如超的要求,提供了威力更大的熟硝铵,而不是威力较小的生硝铵炸药。如此看来,非法生产、销售爆炸物品在某些地方已然形成市场,到这些市场买炸药,轻而易举,并有多样的品种可供选择。虽然有关部门也对此进行了管理,但宽松的处罚(用王玉顺的话说是,抓到了也就罚点钱),根本不能揭示这种市场行为的违法本质,无法对这种犯罪行为及其给社会构成的严重威胁进行有力打击和有效防范。法律对这种严重危害公共安全的违法行为的威慑力丧失殆尽。

  记者在爆炸案发生后不久,记者曾来到位于鹿泉市通往该市黄壁庄镇主干道旁的北白砂村,走进马路北侧一家被废弃的小水泥厂,只见院内有个高台,上面砌着3只成品字型的大铁锅,虽已封存,但大锅里还存放着满满的用来制造土炸药的硝氨化肥。原来,该村农民王玉顺、郝凤琴从2000年4月以来,从石家庄化肥厂拉来氨水,以熬制硝氨化肥为名,非法制造土炸药10余吨,先后卖给附近山区的几家采石场,得赃款2万余元。今年3月14日,又将非法制造的硝氨炸药卖给靳如超,得赃款980元。黄壁庄镇派出所所长于荣保对我说:“我们有责任,一直没发现他在私制和私卖土炸药。”

  石家庄市公安局副局长郭新年:石家庄太行山区8个县,农民手里的土炸药多得是,管家婆彩图!弄个百把斤甚至几吨,容易得很。爆炸物品有两类,一是军用爆炸物品,它有专门的管理条例;二是民用爆炸物品,就是人们日常生产和生活中所使用的爆炸物品,它和军用爆炸物品是两个概念。公安部门主要是对民用爆炸物品实行监管,根据国家的有关条例,从生产、销售到运输、使用,采用许可证制进行监管,销售有专门的民爆公司负责,每个山区县都有。以上两种爆炸物品由于有严格的管理制度,一般都出不了问题。那末,农民手里为什么会有那么多的土炸药呢?问题就出在农民正在大量地在私自制造炸药上。据石家庄市通过开展爆炸物品集中清查统一行动,8天之内就收缴炸药4799公斤,雷管5472枚,导火索1800米,另外还有一些民用、子弹等。

  鹿泉市委书记曹振国:利用私配土炸药炸人炸房子炸汽车,已成为山区刑事犯罪的一个重要作案手段。近年来,该市山区发生的行凶杀人等恶性案件中,有相当一部分不用刀子,不用斧子,就用炸药炸,最严重的一炸就是十几口子,一炸一家子,有的为了吓唬人,把房子炸塌了,把楼炸飞了,去年该市先后发生了8起爆炸案。因为,它不需要技术,又是手里现成的东西,谁家都有,便于作案,查也不好查。

  私配炸药为何流入市场?为何屡禁不止?这里还有一个重要的经济因素,因为民爆公司卖的价钱高,自己制的便宜,有人可以从中牟取暴利。随着改革开放,许多个体经济如小煤窑、小矿山、小采石场纷纷出现,需要越来越多的炸药。民爆公司是按国家规定出售炸药的,大约3100元一吨,而私配炸药的价格在1100元就可以买到,过去化肥便宜的时候七八百元就可以买到,每吨差2000多元。当然,土炸药的威力不如国家正式炸药的威力,大约是10:7。但是这个比例数比起一吨相差2000元来,私配炸药明显便宜多了。山区农民生活较苦,弄点钱不容易,他当然选择自己配,而且自己又会这个技术,又不难。不光是农民私自配,一些山区小企业为了降低成本,也用私配的土炸药。有的自己偷偷摸摸地弄点,卖给村民,卖给小企业,赚点钱。再如雷管,公家卖四角多一枚,而私人只卖二角一枚。由于土炸药和雷管有市场,又有利可图,有些人就专门干起了倒卖的生意,专门吃这个差价。另外,农民自己配制土炸药,也省好多手续。老百姓盖房子,或开采石料,需要买点炸药,首先要写个书面申请,由村治保主任签字,然后由派出所长签字,还要到县公安局批准,只有拿着这些手续,民爆公司才能卖给你,手续比较复杂和严格,这也是一个制约措施。而农民自己配制炸药就不用这儿批,那儿盖章了,可省好多事。

  据了解,在河北省西部太行山区像这样私制、私卖土炸药,以及雷管和导火索的现象,在一些地方比较普遍。由于数量大、使用广、流动快、管理松,今年来相当一部分刑事案件是使用这种土炸药作案,如不及时加以清理、收缴和管理,必将后患无穷,可说已迫在眉睫。为此,加强对物品、有毒有害物品的有效管理。市公安局设立危爆物品管理处,继续抓紧抓好重点地区治爆缉枪专项斗争,深挖并依法惩处非法生产、销售、经营、运输、持有的违法犯罪行为。在2001年底以前,山区八县(市)必须建成民爆物品专用仓库,市财政对有关县给予适当补偿。

  图为犯罪嫌疑人靳如超在法庭上观看由多媒体系统展示的案情。(新华网河北频道记者江山摄)

  2001年4月29日,石家庄市召开爆炸案公开宣判大会,罪犯靳如超、王玉顺、郝凤琴被判处死刑,立即执行;罪犯胡晓洪被判处无期徒刑。图为宣判大会会场。(新华网河北频道记者江山摄)

  石家庄3·16爆炸案发生后,河北省公安机关在全省范围开展爆炸物品清查收缴集中统一行动,集中打击和公开处理涉爆违法犯罪活动,目前已查获违法犯罪嫌疑人214人,其中依法逮捕15人,刑事拘留23人,治安拘留112人。

  从3月20日开始,河北省公安机关在全省范围开展了为期1个月的爆炸物品清查收缴集中统一行动。其中,石家庄市各县(市)区、各乡镇、各部门,按照统一部署迅速进行拉网式大清查,先后查清了3·16爆炸案炸药的来源、运输车辆和路线,并找到了有关犯罪嫌疑人和证人;加大对危爆物品的收缴力度,对辖区内危爆物品的使用单位,炸药、雷管、导火索的来源、数量、储存、使用、库存及流失情况,逐一拉出清单,建立档案,并已收缴了一批炸药、雷管等。

  为给私自制造和贩卖炸药者以震慑,鹿泉市29日召开大会公开处理违法涉爆人员。在被依法刑事拘留的23人中,有为石家庄市3·16爆炸案犯罪嫌疑人靳如超提供炸药的鹿泉市黄壁庄镇北白砂村村民王玉顺、郝凤琴、侯怀英,有为靳如超提供雷管和纸捻、在石家庄市打工的重庆籍人员胡晓洪等。据查,王玉顺、郝凤琴、侯怀英于2000年4月,在北白砂村一废弃的水泥厂内,以熬氨水做化肥为名,非法制造硝氨炸药10多吨,先后卖给几家采石厂,得赃款2万多元;2001年3月14日,又将非法制造的硝氨炸药卖给靳如超,得赃款980元。胡晓洪于2000年6月将自己在一采石厂开山用的雷管50枚、纸捻20余根卖给靳如超,得赃款33元。被依法逮捕的15名犯罪嫌疑人中,包括自1995年以来非法制造硝氨炸药30多吨、私自卖给采石厂得款4万多元的鹿泉市人张三海,以及多次为张三海非法运输私制硝氨炸药的霍英辰等。